2011年3月15日火曜日

3月13日C3活動、AniSon Super Live@C3HK 2011及3月11日日本大地震相關

前天的這場live十分特別。

2009年的栗林live不同,這次的嘉賓除了栗林之外還有solid vox的另外4名歌手,包括影山ヒロノブ、遠藤正明、きただにひろし和橋本みゆき。g場地環境不同,這次是在會場內舉行,不用額外購買演唱會門票。而最不同的是,演唱會舉行的前天日本正發生大地震,引發海嘯、火災甚至軸射洩漏嚴重影響日本東北各地。



由於本人一向有留意栗林的twitter,地震發生時已經知道她安全無事當然立刻放鬆了口氣,但當時仍有不少其他我所認識的人還未有消息,在情在理都十分擔心。事發當晚已得知很多我認識的人都安全無事,惟獨我最關心的福原香織及悠木碧仍未有消息。當晚不斷收到好消息,雖然都不是福原和悠木,但也慶幸大家都平安無事。直到HKT上午3時,我抵抗不住睡意就去睡了。然後早上9時半左右起床,大約1小時後,福原在她的blog上公布平安的訊息,在2ch有不少鄉民表示安慰,我亦立即在她的blog上留言表示關心。到了星期六的晚上10點左右,仍然未有悠木碧的消息。再過了半小時左右,2ch傳來喜訊,悠木剛在blog上報平安,在港台日都有不少網民因而鬆了一口氣。

然後我另一樣關注的就是3月13日 solid vox 5人會否如期在香港舉行live。在情,日本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歌手的心情受影響是非常正常的事,如果沒有心情表演的話相信大家都會諒解;在理,當地環境惡劣,機場運作難以維持正常服務,如果航班受影響導致5人不能來到香港,也非常合理。因為我從星期五當天已經打定輸數。
到了星期六的晚上,從facebook收到消息影山等人已經從羽田機場登機來香港。星期日早上,得知5人已經安全抵達香港,除了慶幸今年C3活動的壓軸活動很大機會會如常舉行之外,更是欣賞5人專業的精神。他們5人是以什麼心情面對災難、以什麼心情離開日本、以什麼心情到海外表演,深信我一成也了解不到。到了11點半左右出門,同時收到C3官方通過facebook放發「AniSon Super Live」如常舉行的消息。

到達會場後第一個感覺就是會場很大,比起2009年在九展舉辦時的會場大得多。不過比起2年前我第2天出席C3時今年第3天的人數是比較少。進入會場後第一時間驚見キュゥベえ cosplayer!我立即上前拍了幾張,然後看到他的背面被貼上「淫獸」「愛的戰士」等字句。其他cosplay看到有黒猫、angel beats、ヴィクトリカ、IS、けいおん等。到了3點,大會宣布4點半開始的AniSon Super Live可以開始排隊,而我去立即去排。眼見原本已經有數十個人在3點前已經在排,就知道自己不可能站在前面看。4點半AniSon Super Live正式開始。

基本上我除了きただにひろし之外對於其他歌手都有不同程度的認識,不過悲劇的是對於JAM Project三位唱的歌,除了勇者王誕生、もののけ姫、CHA-LA HEAD-CHA-LA和SKILL之外都一概未聽過。反而橋本みゆきsolo 4首之中其中兩首(微熱SOS和Glossy:MMM)我聽過。而栗林選的歌分別是Rumbling Hearts、Crystal Energy、翼はPleasire Line和Shining Days,沒有唱新歌STRAIGHT JET有點失望(猶記得2009年栗林以miracle fly作首發帶動全場氣氛…雖說對於非栗子飯來說Rumbling Hearts應該有更多人認識吧)。另外我驚訝有部分人表示對栗林和橋本不太認識。

觀聚以JAM迷為主並不意外,惟不少人都覺得部分JAM迷「大細超」,當兩位女歌手演唱時沒有落力打call,而橋本唱的時候更是有點冷清…不過途中一幕「メガネ橋本」好像為她挽回不少人氣,之後的氣氛都改善了。對於栗林演唱的部分在此姑且說一下,雖然自己這次沒有在最前排打call好像沒有資格說別人。據說前排有為栗歌打call十分熟識的人,我對他的能力沒有懷疑,而卻有不少站在比較前排又有螢光棒打call的人經常不跟call,我在後一點點的位置經常看到他們沒有轉call,例如節奏已經由慢變快但有不少人依然在打慢call等等。當然在香港不同歌手同時演唱的情況不多,但如果對於其他歌手的call不熟識請跟一下call,別自己顧自己比較好。另外特別是唱Shining Days時很少人跟唱,不過這一點就沒辦法了,call可以跟但如果真的不認識那首歌就很難跟唱。

最後的一首歌是5人合唱「SKILL」。身為栗子飯應該第一時間會想到「栗林會唱奧井的部分」吧,奧井是栗林的偶像,對她來說感覺應該很特別。這一曲令全場氣氛推到最高最高點,這一點也有賴JAM迷落力的呼叫,相信在場人士無論是舞台旁還是站得比較遠的都會有「有來了真好」的感覺吧。

另外有一樣事情是我昨晚才知道的,栗林在唱了第一首歌之後原來在後台寫blog

「ライブ始まったよ。

どんなテンションでステージに立ったらいいのか
わからなかったんだけど
1曲歌ったら
気持ちがまとまった。

目のまえの お客さんのために 歌ってくるよ。

歌声は香港に
想いは日本にあります。

頑張ってくるね。」

另外遠藤在出發來香港前還未有雙親的消息,這次災難對日本人來說在各方面有很大的影響(心理etc.)。因此對於5人這次為香港一眾ACG迷帶來這麼出色的演出,我再次在此對他們表示敬意。希望不止是他們,在日本生活不同國籍的人都能安然渡過這次難關。

4 件のコメント:

Farley さんのコメント...

很慚愧的說,我也是「大細超」的一份子...栗林只聽過2首(1,3),橋本4首完全沒聽過(暴汗)
然後還有一點就是,在大後方看前面的call不可能跟得上──實在太亂了,結論是沒聽過的曲根本不可能跟得上call

....說到底,錯的應該是期待橋本唱遊戲曲的我吧lol

AzuMiakzZz さんのコメント...

>然後還有一點就是,在大後方看前面的call不可能跟得上──實在太亂了,結論是沒聽過的曲根本不可能跟得上call

我是指最接近舞台的那堆人。對於有打call經驗的人就算是未聽過的歌要跟call也不難。

>栗林只聽過2首(1,3)

快去看舞-HiME和舞-乙HiME,補完這2首吧ww

allsmk さんのコメント...

關於打call的問題,其實就算有人帶也未必跟的到,因為始終是熟悉度的問題令打call難度上升。而且另一方面是孤掌難嗚,如果只有很少數人會帶call,難保有人會猶豫該不該跟。另外是jam的call消耗很大,通常打完一次後都會想休息一下,這也是導致大多數觀眾沒有跟上兩位女歌手的call的原因吧。

AzuMiakzZz さんのコメント...

>而且另一方面是孤掌難嗚,如果只有很少數人會帶call,難保有人會猶豫該不該跟

這應該是事前他們沒有配合過。站在舞台前就有責任打call,看演唱會就算要連打20首也要打。之所以說有責任不止是對歌手的尊重,更重要的是帶動氣氛,要讓歌手更能投入。

>另外是jam的call消耗很大,通常打完一次後都會想休息一下

愛不夠!